????保护微生物...

????森之妖精汉斯站在原地,一时语塞,手足无措。

????他可以宣传保护动物,不仅自己不吃肉,也要求其他人不能吃肉——任何运输牲畜的车辆都要被阻拦打砸,任何贩卖肉类的店铺都要被烧毁。

????他还可以宣传保护植物,让所有人不吃田地里种出来的蔬菜(耕种是一种对植物的压迫),只吃森林中能够再生的、不会破坏种子的树木果实。

????但是微生物...这怎么保护?每分每秒,都有肉眼看不见的数以亿计细菌们出生死亡,举手抬足间,都有恒河沙数的微生物消亡死去。

????根本没办法保护啊!

????除非自己原地死掉,成为微生物的培养皿。只有这样,自己才能既不对微生物造成伤害,也让微生物们回归到原始自然的生活中。

????死是不可能死的。

????普通人在觉醒成为天生施法者的时候,不仅生命本质会发生变化,性格心智有时也会大变,

????汉斯才体会到拥有超凡力量的快乐,怎么可能心甘情愿地当场自尽,

????他又不傻。

????“呃,我觉得在当前环境下,应该设定一些更加贴近实际的目标...”

????汉斯结结巴巴地说了几句,然后又莫名其妙地提升了气势,朝着李昂说道:“等等,你一个和这些森林屠夫站在一起的东方僧侣,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?

????你以为你的胡言乱语,可以扰乱我的思绪,影响我的计划么?

????不可能!

????我的意志坚如钢铁,我的斗志汹涌澎湃,我的生命在伟大使命前面只是薪柴。

????既然你敢这么提议,那么我就让你自己试试,作为微生物培养皿的滋味....”

????他的威胁还未说完,

????李昂已猛踏地面,脚下落叶纷飞而起,笼罩在红色毛衣中的身形如电射般蹿出。

????电光火石间,汉斯心脏好似擂鼓般砰砰跳动,闹钟警铃大作,眼前一切都被放慢了。

????他缓缓挪动着手臂,身后与他建立了连接的高大树人,分毫不差地同样做出了双臂交叉挡在身前的动作。

????风声呼啸,

????树人的手臂遮挡住在了汉斯与格蕾特前方,光线瞬间变得昏暗,

????密闭空间中,只能听到两个孩子急促惊恐的呼吸声。

????“轰!”

????爆裂响声在外面响起,还保持着双臂交叉置于胸前姿势的汉斯下意识地痛呼了起来——他的手臂上莫名浮现出一道深红色的深邃伤痕。

????“咔嚓——”

????树木折断的声音响彻不绝,树人那结实宽厚一如城墙的手臂,竟然被一把巨型镰刀生生砍断!

????在空中划出弯月轨迹的长镰刀刃余势不减,划过地面,将散落在地的落叶枯木悄无声息斩断,

????夕阳余晖洒落在刀刃上,将其染成一片血红,

????下一秒,汉斯的视网膜中倒映出了李昂的身影,

????而那把弯月镰刀,则架在他和格蕾特的脖颈之上。

????“咕噜。”

????下意识的,汉斯吞咽了一下口水,稍稍动弹的喉结接触到了镰刀锋锐的刀刃,瞬间被割开一个肉眼可见的口子。

????鲜血涌出,顺着脖颈滑落,喉咙透过伤口,似乎尝到了冷风的味道

????这一刻,汉斯再次体会到了冻彻灵魂的恐惧——就像一天前,他被森林魔兽开膛破肚、亲眼看见自己的脏器被拽出来一样。

????“你说,什么?”

????李昂用镰刀架在汉斯、格蕾特的脖颈之上,笑眯眯地打量着这两个熊孩子,“要让我,成为微生物的培养皿?”

????他俯下身去,伸手轻巧地搭在了汉斯的肩膀上。

????咔咔咔咔——

????密集骨折声连绵不绝,汉斯惨叫着,脸色煞白地跪倒在地,

????他身旁的格蕾特面露焦急神色,手掌猛地攥紧。

????原本停滞不动的双臂尽断树人咆哮一声,挥舞着两条枝杈手臂,以千万钧之势向中间砸去,

????格蕾特脚下枯黄的落叶堆中,骤然升腾起数条树根,如毒蛇一般朝着李昂脑袋四肢冲去,

????头顶的茂密树冠中,也有千万树叶化为暴雨,撕裂空气,直坠而下。

????李昂面不改色,启动相位之靴的虚化特效,身形化为虚影,任由树人手臂、树根、落叶贯穿自己的透明身躯,

????同时,戴着手套的手背上,神明印记一闪而逝,无形无质的神力扩散而出。

????格蕾特瞬间发现,自己直接失去了对周围森林的控制权,无法控制住哪怕一片落叶,更别说那跪倒在地的巨型树人。

????“怎么,回事?”

????这一思绪在格蕾特的脑海中一闪而逝,她甚至都来不及产生恐惧绝望的情绪,就看见数条树支倒转方向,直刺而来,

????捆住了她和兄弟的手脚四肢,将两人高高悬挂而,手脚负于身后,嘴里也各塞了个苹果。

????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石火间,

????当李昂释放沼泽神力,驱使周遭森林树木彻底困住汉斯格蕾特时,

????之前因他蹬踏而扬起枯黄树叶,才堪堪飘落在地。

????卡彭特·霍恩堡也许是最先反应过来的那一个,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被困在空中,他急急朝李昂说道:“僧侣阁下,请不要伤害我的孩子。”

????“上天有好生之德,出家人以慈悲为怀,贫僧我这么仁善,怎么可能会伤小孩子的性命呢?”

????李昂点了点头,对汉斯格蕾特说道:“这样吧,贫僧略施惩戒,

????你们自断两手两脚一头,我就放了你们,让你们回到家里,反思过错。”

???????

????断手断脚也就罢了,断头是什么操作?脑袋没了还能反思啥过错?

????卡彭特·霍恩堡懵了一下,下意识地将求救眼光,转向了那位森林女巫。

????这女巫只觉得一阵口干舌燥,低下头去根本不敢说话——汉斯与格蕾特也许在综合实力上还赶不上她,但看这东方僧侣轻松写意秒杀他们的样子,想要收拾她估计也是分分钟的事情。

????女巫此刻的脑海中,只剩下她该如何找机会趁机溜走...

????“有什么办法,”

????李昂转过头,冰冷视线扫向了希望拥有隐形能力或者钻入地下的森林女巫,淡漠问道,“能让天生施法者失去能力么?”
王灏军:宋林案发前央企纪检是否空转
石原慎太郎欲扩大钓鱼岛“购岛”范围
行政复议法修订已列入国务院立法计划
翟志刚再现中国人首次空间出舱永恒瞬间(图)
西安投资600亿改善城市水系生态规划遭质疑
石家庄市人大常委会任免人员名单
记者实名举报华润董事长:中央反腐决心给我勇气
甘肃省人大免去罗笑虎副省长职务
王学进:小崔该不该被中途请出演播间
群众游行以回顾党领导人民奋斗创业改革为主线
美媒称美国海外间谍人数5年内将增长2倍多
百余住院病人转至广场
王新俊:习近平提出建设强大空军有何深意
美国费城华人社团抗议奥巴马将会见达赖
视频:曾庆红会见俄内务部长赞赏其反台独立场
甘肃省任命黄泽元为张掖市委副书记 提名市长
美国法院1天内审判2名华人 疑其为“中国间谍”
蒙牛官网遭黑客攻击留言称其坑自家人
申江服务导报社总编辑徐锦江寄语
石家庄市原国土局局长顾旗章被判死缓